【南方日报】散裂中子源首束实验中子束下月输出
国家大科学装置释放“磁铁效应”

  

  随着项目建成进入倒计时,散裂中子源对高端人才的“磁铁效应”,以及对周边产业的提升带动效应逐步凸显。图为大朗散裂中子源项目,技术人员正在测试设备数据。  

 

  散裂中子源项目工作现场。今年9月散裂中子源将输出中国第一束实验中子束。

  位于大朗的中国散裂中子源项目,收到了一封来自北京的推荐信。

  吕铭方,英国物理学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是推荐信起草者,他向散裂中子源项目推荐说,英国物理学会有位从事加速器辐射与探测和应用的研究人员Dr.Amir Sanjari博士,希望到中国寻找与此相关的研究和教学职位。

  这已经不是散裂中子源第一次接到海外的推荐信。

  作为中国首台、全球第四台同类国家大科学装置,今年9月散裂中子源将输出中国第一束实验中子束。2018年,散裂中子源将建成投入试运行。随着项目建成进入倒计时,散裂中子源对高端人才的“磁铁效应”,以及对周边产业的提升带动效应逐步凸显。

  中国散裂中子源工程副经理陈元柏透露,除已在此从事项目建设的360多位技术专家及人员外,越来越多海内外高端人才对项目建成后的发展表现出浓厚兴趣。

  策划:黄少宏

  统筹:方镇彬

  采写:南方日报记者 黄少宏 陈启亮 吴珂

  摄影:南方日报记者 孙俊杰

  A 省市镇接力免去人才后顾之忧

  陈元柏先后参与过多台国家大科学装置建设,从刚开始负责某个专业技术领域、到后来的独当一面、再到现在的统筹全局,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可干劲却丝毫不减。

  如今,陈元柏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先到工地上转一圈,督促进度。他向记者表示,现在工作时间其实非常紧张,由于前期的土建阶段遇到地质条件、施工工艺等诸多问题,工程进度已经比原定时间延后好几个月,只能在设备安装上加快进度。

  “现在不管是节日还是周末,在整个计划的安装调试时间链上不能停。所有人的工作只能按照天数来算,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按月制定计划。”陈元柏表示,尽管如此,他还是非常有信心在9月左右能出第一束中子,这意味着散裂中子源装置整个环节都已经打通,设备工作状态良好。

  散裂中子源工程作为国家重点建设的大科学装置,无论是技术水平还是资源投入方面都有极高要求,项目选址之初也曾有北京等多处候选城市,根据国家对于大科学装置的战略布局,最终还是落在了东莞。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东莞分部主任陈延伟记得,10年前,当他第一次踏上大朗这片土地时,水平村还是个鲜为人知的珠三角小村落;散裂中子源如今的所在地,也不过是被一片荔枝林覆盖的两座小山头。

  “那时还处于地质初步勘探期,项目选址没落地,我们作为开荒者,资金有限,为了尽快完成工作,就在水平村附近租了一辆小货车,让司机利用卖鱼的空闲时间搭乘勘探技术人员往返于项目周边及东莞市政府主要部门。那满车的鱼腥味,至今历历在目,每次到市政府时都让司机远远地停好车,整理好衣裳方走进政府大楼。”

  至今每每想起这段往事,再看看眼前这座现代化的科技园区,陈延伟总会乐开花。

  “中子源项目作为精密实验装置,对地质条件要求苛刻。”陈元柏告诉记者,虽然东莞科技水平和人才资源并不是全国顶尖水平,但东莞有其独特优势,在选址确定后,广东省和东莞市为中子源工程的建设提供了大量支持。

  陈元柏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工程建设期间,广东省财政拨付5亿元配套资金,再加上用地、道路建设、变电站建设以及代建经费等,全部投入在10亿元以上。

  资金的投入只是一方面,更让陈元柏深有感触的是广东各级政府对国家大科学装置的重视与支持。

  陈元柏说,工程开工建设至今,从省到市,再到大朗镇甚至对面的水平村,领导换了好几任,但是哪届政府都没有强求短期的经济效益,“大家都认为广东需要这样一个大的科学装置,而不追求项目对GDP产生多大带动,也是为国家作贡献”。

  鲜为人知的是,从项目立项之日起,散裂中子源便凝聚着松山湖及大朗等周边地区众多的努力和智慧。

  来自中科院高能所的专家们住在松山湖,每天,松山湖都会安排公交专线前往住处附近,风雨无阻地将专家们送到数公里外的大朗镇水平村,下班后将专家们送回来,让他们享受松山湖畔优美完善的生活环境。很多符合条件的人才还获得了低价在松山湖购买人才安居房的资格,一家老小都定居在松山湖。

  统计数据显示,项目立项之初,中国科学院已针对散裂中子源给出了400个事业编制。东莞分部还有200多个以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编制招聘、落户东莞的人才指标。

  B 本土企业在参与中获质变提升

  散裂中子源项目对所用设备的制造工艺和服役性能有着严苛的要求,所合作的设备厂商主要是北京、上海等地产值过千亿的大型国有企业,不过陈元柏透露,也有很多广东本地企业通过各种途径和方式,积极参与到项目的建设中来。

  负责统筹加速器设备研发制造和安装的机械组组长康玲介绍,之前他们曾委托上海某大厂生产一个重要零部件,因为构造特殊,工艺要求复杂,原定2015年10月交货,结果到2016年4月还做不出来。

  康玲及其团队最后在东莞联系到两个本地厂家,经过几次沟通研究,很短时间就生产出了符合要求的样品,成功解决了问题。

  康玲感叹说,东莞的厂家藏龙卧虎,在精密加工方面的实力非常突出。“有的厂家负责人在节假日还亲自陪我们加班赶工,非常敬业。”

  散裂中子源的建设,同样为珠三角制造工艺的提升和创新带来了更高层次的突破。

  东莞大朗国锋精密机械设备厂负责人林丰祥介绍,国锋从2013年开始与散裂中子源项目合作,协助完成一些辅助设备的加工改造、维修和安装等工作。

  “散裂中子源工程作为国家尖端科学项目,为其提供服务的过程也是一个学习进步的过程”。通过与中科院高能所专家的交流合作,国锋自身的技术水平也得到很大提高,并且参与国家级的项目建设对于国锋的品牌塑造和提升也产生了很大帮助。

  惠州华伦机电厂从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项目就开始与中科院高能所合作,总经理周耀祥表示,参与中子源工程对技术和品牌方面所作的积累使得公司的业务有了明显提升,目前合作伙伴拓展到中国香港、日本、美国和意大利等多个国际科研机构。

  C 招引结合让人才回乡干事创业

  通过散裂中子源项目的落地,陈元柏正在尝试为在外求学的广东本地高层次人才提供一个回乡干事业的平台,“比如以前没有这个项目的时候,很多从事科学研究的年轻人想回家也找不到施展的平台,以后就可以来我们这里”。

  在2016年东莞高层次人才活动周上,东莞中子科学中心(中国散裂中子源项目)在高端人才博览会上设置了一个特装展位,主要为了招揽中子科学、核科学专业的博士贤才,以便为2018年项目竣工验收成立国家实验室而作准备。结果头一天下来,就收到超过20份博士简历,其中不少来自国内外各名校及研究机构。据统计,仅2015年,陈元柏的团队里就一口气招收了三名东莞籍的清华北大毕业生。

  刘宇是东莞理工学院机械工程学院的毕业生。2010年底,因一次偶然的契机,刘宇加入学校和散裂中子源项目合作的“中国散裂中子源机电技术研发联合实验室”,并参与到了靶站水冷仿真系统项目的设计研发中。

  “从前期的设计、制作到后期的维护,前后共历时两年的时间。”刘宇说,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的学习、科研和动手能力得到了迅速提高,最终获得了中科院领导的认可被予以破格录用。

  其实不止是刘宇,在近三年的合作中,东莞理工学院共有44人次学生参与到了散裂中子源机电技术联合实验室中,并有3名学生毕业后直接留在中科院高能所工作,越来越多专业人才也借助散裂中子源项目成长起来。

  借助与散裂中子源项目的合作,东莞理工学院在教学科研、专业建设等方面也正在实现“弯道超车”。

  东莞理工学院机械工程学院院长孙振忠介绍,合作以来,学院在为散裂中子源项目提供相关机电技术设计开发、设备研制等装备和平台支持的同时,也逐渐成为了一个“科教结合”的重要基地。

  “学院与散裂中子源项目共合作申请了20多个项目,取得发明专利30多项,其中不少还获得了授权。”孙振忠说,借助合作实验平台,他们在极端环境下装备关键部件的精密制造技术也有了提升,未来还将在这一领域设置新的专业,做进一步的理论和技术研究。

  D 多所高校研究机构有意参与谱仪共建

  从全球范围来看,像散裂中子源这样的国家大科学装置,对于一个地方的发展连带效应是巨大的。以上海同步辐射光源项目为例,在该装置的吸引带动下,周边区域这些年逐渐集聚起大批人才和新的研发机构。

  先行地区的发展经验和收获,更加坚定了东莞全市上下围绕散裂中子源布局未来发展的决心。

  在大朗镇看来,散裂中子源就像一颗强劲的高科技芯片,深深嵌入东莞的几何中心板块,大朗也希望中科院高能所充分发挥在人才和科研领域的优势,以研究院为平台,“牵线搭桥”推动更多科研成果转化,为转型升级和科学发展提供更为强大的科技支撑和智力支持。

  从全市层面来看,东莞已经开始着手研究借鉴英国卢瑟福·阿普尔顿国家实验室的成功经验,发挥大科技装置对产业集聚的带动作用,做好其对产业升级、人才吸引这篇文章,充分利用国家、省的优惠政策,以散裂中子源项目为核心,规划建设一个约20平方公里的中子科学城,引进更多国家级乃至世界级的重大科学装置和实验室,以及一批项目研究所及研究型大学分部,搭建和运营国家实验室群。

  依托散裂中子源辐射带动作用,东莞希望发展新材料、民用核技术、生物医药和科技服务等配套产业,促进散裂中子源的科技成果转化,为东莞市产业转型升级服务。

  根据《东莞市关于促进散裂中子源关联研发机构和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7)》要求,下一步,东莞将抓紧开展中子科学城发展规划研究,进一步明确中子科学城的发展定位和运作模式;开展专题政策研究,制定出台引进、扶持关联产业、研发机构、人才团队等特殊政策,努力打造全球领先的科技创新中心。

  可以确定的是,在3台谱仪的规划基础之上,散裂中子源建成后,将继续与香港城市大学、南方科技大学、东莞理工学院、东莞材料基因高等理工研究院等科研机构合作再建至少4台谱仪。

  而且,在相关行业研究者看来,随着众多国内外知名高校及研究机构加速在深圳等周边区域聚集,以及科技的日新月异,未来散裂中子源的应用前景和需求将得到进一步放大。

  昔日偏安一隅的水平村,注定将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

  这个“大家伙”将带来什么?

  散裂中子源产生强脉冲中子,通过测量中子束流在样品的散射反应过程,探测样品原子核的位置和运动状况,为材料科学技术、生命科学、物理、化学化工、资源环境、新能源等诸多领域的研究和工业应用提供先进的研究平台。中国科学院院士、散裂中子源工程总指挥陈和生曾将中国散裂中子源喻为一台“超级显微镜”。

(《南方日报》 黄少宏 陈启亮 吴珂 2017-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