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中共致力开创科技创新新局面

  
      新华社北京8月16日电(记者屈婷 喻菲 徐海涛 王军)去年盛夏的一天,“探索一号”科考船驶入公海,狂风让船舱上下起伏,63岁的领队刘心成却稳如标枪,站立船头。 
  2016年6月到8月,“探索一号”远赴地球最深处的马里亚纳海沟,开展中国首次综合性万米深渊科考。 
  曾在海军服役39年的刘心成,深谙大海无常秉性。但远洋科考的经历却让他意识到:“科学探索比大海更无常。下水装备科技含量和集成度高,不确定因素多,成功和失败往往在一瞬间转换。” 
  看着眼前60名被风浪折磨得消瘦、疲惫不堪的科考队员,刘心成以临时党支部的名义,召集开会,鼓舞士气。他说:“必须上下拧成一股绳,集中力量,才能闯过龙潭,觅得‘珍宝’。” 
  集中力量办大事,是中共近百年发展史上重要的经验之一。如今,这一经验正被用以实现一个目标:在2050年成为世界科技创新强国。 
  中共十八大提出以创新驱动发展的战略,“科技创新”成为这一战略的核心。太空、深海、深蓝和量子世界……在基础研究和战略关键技术的最前沿,中国的速度和决心令世界瞩目。 
  “井喷”下的静流 
  “呼叫海底,呼叫海底!”2017年3月6日下午,“探索一号”科考船在甲板上发出回收指令。 
  但“海斗号”无人潜水器对这个抛载上浮的指令突然失去反应,仍随着微细光纤的牵引,不断下沉。 
  连接母船和“海斗”的光纤到达长度极限,最后断开。为它奋斗多年的沈阳自动化所的科研人员唐元贵等人失声痛哭。 
  “海斗号”曾在首次科考中创造了历史:深潜至10776米,开启了中国海洋科考的“万米时代”。 
  “这是它第七次进行万米深度的下潜。”刘心成说,它本可以进博物馆,科学家却选择了“更悲壮的离别”。 
  在远洋科考中,有一句话叫:宁冒风险,不当逃兵。在2016、2017年的两次深渊科考中,所有的科考装备都下潜到了设计深度,完成了近200项科学实验。 
  近一年来,中国重大科技成果不时涌现:国际首次万米深渊保压取水;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提前完成科学目标;“神威·太湖之光”连续三次蝉联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榜首…… 
  一位知乎网友在回答“如何看待中国科技成果井喷现象”的帖子里说:“比起井喷,更值得说的是更深的井水。” 
  中科院院士、高能物理学家李惕碚奔走呼吁了18年,才促成中国首颗X射线天文卫星“慧眼”的诞生。这颗卫星依据的原创技术方法太“超前”,当时还不能被海内外学界广泛地接受。 
  每当感到气馁时,他都会想起自己的老师、中国高能实验物理奠基人之一张文裕的教诲:“搞基础科学,不仅要耐得住寂寞,还需要耐心说服政治家和出资人。” 
  如今,像李惕碚一样的科学家迎来了基础科学的“春天”。《华尔街日报》刊文称,中国政府在基础科学上的投入资金已从2005年的19亿美元上升到2015年的101亿美元,“中国的研发投入有望在2020年之前超过美国”。 
  “慧眼”是中国空间科学先导专项中众多科学卫星之一。未来10年,这些科学卫星将聚焦当前国际重大的基础科学前沿:宇宙起源、黑洞、引力波、系外行星探测、太阳系资源勘探等。 
  从“跟跑者”到“领跑者” 
  6月15日,“慧眼”成功升空。李惕碚难掩激动:“中国近代很落后,我们这一代人,受钱三强、何泽慧、王淦昌等老一辈科学家很深的影响,真正希望推动中国的自然科学走向前沿。” 
  1961年,还在用笔尺绘图、算盘运算的中国科学家,就在北京召开了一场关于星际航行的座谈会。这个座谈会持续了3年,开了12次。 
  即使在国家发展遭遇挫折的1960年代后期,中共也没有中断对高级科学人才和尖端科学技术的支持。“两弹一星”的成功研制,标志着中国进入了发展科学的国际“赛道”。 
  如今,中国量子研究团队取得的成果,让人类有了触摸星际旅行、超时空传送等科幻场景的可能性。他们利用“墨子号”先后完成了千公里级星地双向量子纠缠分发、从卫星到地面的量子密钥分发和从地面到卫星的量子隐形传态实验。原定两年完成的三大科学目标,不到一年提前完成。 
  这三项量子实验将会是未来全球量子网络的核心组成部分。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说,这标志着中国量子通信研究“全面领先”。 
  2017年5月,世界上首台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的光量子计算机在上海诞生。中国有望在2020年制造出超越目前最强大的超级计算机的量子计算机,实现“量子称霸”。 
  在这个量子“梦之队”中,36岁的中科大教授陈宇翱承担重任。他三年前接受采访时坦承,中国在超冷原子的研究上还“比较落后”,“我们还在追赶”。但短短几年间,他们从“跟跑者”变成了“领跑者”。 
  陈宇翱天赋过人,中学时就在国际物理竞赛中脱颖而出。被保送进入中国科技大学攻读物理后,他接触到了量子力学,渐渐被这个极具颠覆性的量子世界吸引。 
  2011年底,陈宇翱从德国海德堡大学博士毕业回国。这其中固然有他的恩师、中国量子“领军人”潘建伟的感召,最重要的还是感受到祖国对于青年科技人才的“拳拳之心”。 
  过去5年,中共实施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激励高级人才。从科技成果转化、科研预算到分配政策上,以“知识价值”为导向,甚至从顶层设计上,修改法律法规加以支持。 
  “我是‘青年千人计划’中的一员,中央财政会给予入选者一次性补助和科研经费补助,这是从前想都不敢想的。”陈宇翱说,在国外只能“打下手”,回国却让你“顶上去”“扛大梁”。 
  基础科学的“中国时代” 
  在海拔5100米的西藏阿里狮泉镇附近,坐落着中国基础科学的三大“前沿”基地:中科院国家天文台阿里观测站、阿里原初引力波探测实验站、阿里量子隐形传态实验平台。 
  在它们周边,一个国际水准的“暗夜公园”已投入运行。它是亚洲首个暗夜保护区,将为天文爱好者提供观测夜空的好去处,推动当地发展独特的星空旅游。 
  中共引领的此轮科技创新,正释放出重视基础研究的强烈信号。未来五年,中国将重点突破基础前沿科学领域,其中包括宇宙演化、生命起源、脑与认知等。 
  在探索宇宙起源的引力波探测上,除了阿里的项目,“太极计划”“天琴计划”相继浮出水面。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稻城县海子山,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LHAASO)像一根灵敏的“探针”,将从宇宙线入手,求解宇宙演化之谜。 
  未来,这些科学大装置有望带来基础科学的“中国时代”,并很可能将帮助中国应对现实中的一系列挑战:经济转型、消除贫困、保护环境和可持续发展…… 
  阿里地区行署专员彭措说,“暗夜公园”将给贫困的阿里带来比传统旅游业态更丰富的发展模式,“扶贫说到底还是要扶‘智’。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注定没有未来”。 
  目前,中国已将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列入国家战略。作为一门交叉和融合的前沿科学,人工智能与一国基础科学研究的积累密不可分。 
  科大讯飞董事长、人工智能专家刘庆峰正在牵头一项关于“类人智能项目”的研究。他说:“一定意义上,中国和美国同时进入了人工智能的‘无人区’。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激动的时代机遇。”  

2016年8月12日,“探索一号”科研人员展示从万米深渊获得的海水样品。新华社记者金立旺摄   

“探索一号”首航临时党支部书记刘心成。新华社发中科院深海所供图  

“墨子号”地星量子隐形传态实验,2017年4月摄于西藏阿里。新华社发中科院供图   

2017年5月3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潘建伟院士在上海宣布,中国科研团队成功构建的光量子计算机,首次演示了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的量子计算能力。这是科研人员在中科院量子信息和量子科技创新研究院上海实验室内调整操作台上的激光干扰器。新华社记者方喆 摄   

2017年6月15日,我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四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硬X射线调制望远镜卫星“慧眼”。新华社发甄哲 摄 
 (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