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报】黄宏文:为中国迁地栽培植物“上户口”

  
 

《中国迁地栽培植物志》主编黄宏文。周飞 供图

《中国迁地栽培植物志》已出版卷(册)。湛青青 供图

“历经10年对活植物收集整理,我们构建了我国迁地保护植物综合数据库,基本摸清了我国植物园迁地保护植物‘家底’。”近日,《中国迁地栽培植物志》主编、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研究员黄宏文在广州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

随着国家植物园体系建设进入新阶段,迁地栽培植物志的编纂,将对国家植物园发挥迁地保护功能起到重要的支撑作用。相关科研人员表示,这也是继《中国植物志》后,中国植物学研究领域又一重大的植物基础性项目。

创建一本“活”的植物志

植物是全球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的核心组成部分,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我国是世界上植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有高等植物3.6万余种。高等植物数量约占世界总数的10%,位居全球第二。

“与现存仅剩余1/4没有人类干预的野生自然植被相比,人类在长期的生产生活过程中,已经客观上构建了一个人工迁地种植的植被,其数量多达10万种,占已知植物数量的约30%。”黄宏文说。

黄宏文长期从事植物种质资源研究和果树新品种选育,现任中科院庐山植物园主任,曾任中科院华南植物园主任和武汉植物园主任。在他领导下,自2011年初开始,华南植物园立足我国植物园迁地保育植物的全面整理,开始筹备植物园迁地栽培植物志编撰。

据他介绍,编撰工作依据物种的“个体、群体实地栽培性状的客观性、用途的适用性、基础数据的服务性”为指导思想,充分利用植物园“同园”栽培、实地观察比较特色,为植物分类学和基础植物学的深入研究提供丰富翔实的活体植物生长发育特征数据。

“《中国迁地栽培植物志》致力于创建一本‘活’植物志,成为支撑我国植物迁地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的基础数据信息平台。”黄宏文表示,通过这一项目,研究人员得以全面了解我国植物园及其迁地保护现状,并进一步得出结论:未来我国应加强高原寒带、寒温带和极端环境地区植物园建设。

《中国迁地栽培植物志》以科或重要属编辑成卷(册),对现有迁地栽培大于100种的科和特殊类群进行编册,预计成册60~80卷(册),计划10~20年完成。“《中国迁地栽培植物志》编撰,无论在思想、原则和进展,尚属世界首例!”黄宏文说。

摸清“家底”是保护利用的前提

野生植物资源保护主要包括就地保护和迁地保护,而摸清“家底”无疑是保护的重要前提。黄宏文介绍,通过迁地栽培植物志编撰,对于摸清我国植物园活植物收集“家底”、加强植物园迁地栽培植物信息管理、提升我国植物园活植物收集的科学价值和应用价值、提高专业管理水平和人才队伍培养具有重要意义。

“在国家科技基础性工作专项的支持下,我们基本摸清了我国约160多个植物园(树木园)迁地栽培了约2万种高等植物,约占全球已知植物数量的5%。”黄宏文表示,这对牵引和引领区域或世界性迁地植物志奠定了坚实基础。

项目研究显示,我国植物园引种栽培高等维管植物约396科、3,633属、23,340种(含种下等级),其中我国本土植物为288科、2,911属、约20,000种,分别约占我国本土高等植物科的91%、属的86%、物种数的60%,是我国植物学研究及农林、环保、生物等产业的源头资源。

在出成果的同时,这一项目的实施也打造出一支高水平的研究队伍。

黄宏文介绍,项目从最初19个植物园47人参加,发展到38个植物园56个单位308人参与,完成了《中国迁地栽培植物志》21卷(册)的编撰,开展了植物引种、迁地栽培管理、活植物研究、PIMS数据库应用及数据管理等多方面的工作,锻炼培养了一批活植物鉴定和分类学人才,形成我国植物园活植物收集研究特色。

截至目前,《中国迁地栽培植物志》已正式出版19卷(册)、审校排版2卷(册),完成了一批活植物名称修订、物种分类学描述及特征补充,发表了一批新分类群,提出了新增一批受威胁等级植物,为我国农林、医药、环保、新兴生物产业提供源头资源信息和种质资源保障。

建立植物资源迁地保育规范

农业现代化,种子是基础。中央多次强调种源安全、种业振兴的重要性。此次基于国内植物园活植物收集的原始数据,不但完成了对现有迁地栽培植物的“摸底”,也为植物资源新种质发现和可持续利用提供了基础数据服务。

“目前我国植物园迁地保育活植物约占全球植物园物种保育总数的23%,受威胁植物迁地保育高于全球平均水平。”黄宏文表示,十年来,以华南植物园为主要牵头单位的科研人员按照任务书要求,开展了一系列工作,完成了中国迁地保护植物基础数据库建设、植物引种收集与迁地保育规范编制。

针对我国植物园及其迁地保护管理与活植物研究现状,华南植物园牵头编制了“中国植物园植物引种收集与迁地保护管理规范”,出版了《中国迁地栽培植物志》和《中国植物园标准体系》,开发了“植物信息管理系统(PIMS)”和移动终端数据采集APP,为我国植物园建立了迁地保护规范管理体系和活植物研究体系。

尽管做了许多基础性工作,并取得了一些成果,但在黄宏文看来,作为植物引种收集、驯化栽培、资源发掘、推广应用的重要源头,我国植物园建设仍存在“公园化倾向”和同质化等现象。因此,他建议植物园应遵循并建立起一套统一的界定性标准、管理性标准和迁地保育管理技术规范。

“当前,野生植物资源是我国重要的战略资源,事关国家发展大局。建立起统一的标准和技术规范,不仅有利于更好的开展科研工作,也将为后续的种质资源保护利用提供便利。”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