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进展

深圳先进院发现运动会降低基础代谢水平

  

  想要减肥,就绕不开“管住嘴,迈开腿这条经典道路。然而鱼与熊掌不能兼得,迈开了腿却管不住嘴,减肥族们常常闹出了“运动反而变胖”的笑话。 

  究其缘由,一项研究结果“扎心”了。 

  中国科学院深圳理工大学(筹)药学院讲席教授、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医药所能量代谢与生殖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John Roger Speakman(约翰·罗杰·斯彼克曼)联合国际团队发现,运动会降低基础代谢水平,因此降低了运动带来的燃脂效果。 

  这种现象在肥胖者和老年人中最为显著,其中对肥胖者的影响最大。该研究于827日发表于《当代生物学》。 

  运动反而变胖?竟是补偿机制在“作怪” 

  BMI指数是国际上常用的衡量人体胖瘦程度以及是否健康的一个标准。一般来说,当BMI指数在2025之间为正常值,超过25为超重,30以上则属于肥胖。 

  研究团队通过分析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双标水数据库收集到的1750名成年人的数据,这些人的BMI值(身体质量指数)分布在12.5 61.7之间。 

  分析发现,肥胖者(BMI较高)运动燃烧的热量约一半都被“抵消”掉了,静息代谢竟减少了49%。相比之下,BMI正常的个体只有28%的运动耗能被“抵消”。 

  人一天的总能耗由基础代谢和日常活动能耗构成,当一个胖子运动消耗每消耗100卡时,他的静息代谢就会减少49卡,那么他的总能量支出只增加了51卡;而一个不胖的人运动消耗每消耗100卡,其总能量支出会增加72卡。换句话说,与不胖的人相比,肥胖者的运动效果更差。 

  对此,包括论文共同通讯作者Speakman和英国罗汉普大学的Lewis Halsey(路易斯· 哈尔西)教授在内的国际科学家团队一起调查了运动对能量消耗的影响,以及产生个体差异的原因。 

  研究表明,造成运动效果个体差异的原因可能就是所谓的运动的补偿效应所致,即运动增加了能耗,但机体会从其他方面补偿总能耗的增加。 

  在日常生活中,运动是人们保持健康生活状态重要方式之一,而“运动反而变胖”的现象却时有发生。“不同的人都通过运动来减肥,其中大多数人会轻微减重,一小部分人大幅减重。不幸的是,也有一小部分人的体重不减反增。”Speakman解释道。 

  造成这种补偿效应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是由于运动增加了食欲导致吃的更多,另一种可能是运动减低了人体其他方面的能量支出,比如静息代谢,以降低运动的能量成本。”Speakman表示。 

  肥胖者减肥更难  

  运动减肥的效果因人而异,对于肥胖者来说,减肥难度则更大,这跟补偿机制的差异性有关。 

  研究人员对BMI进行了分层研究,发现胖的人比瘦的人补偿效应更大。此外,还在不同BMI人群中,把脂肪量作为连续变量进行了交互分析,发现脂肪量确实与补偿效应有交互作用,即脂肪量影响了补偿效应的程度。 

  “肥胖水平决定了补偿机制的个体差异。肥胖的人运动量越大,静息代谢水平越低。比如,肥胖者运动时每多消耗1卡路里能量,就会在静息时减少大约半卡路里。”Halsey表示。 

  Speakman表示,这对肥胖者来说可能是一个“扎心”的结论。这意味着,肥胖的人想要通过运动来减肥可能比瘦人更难。相反,尽管瘦的人的减肥意愿低,可他们的补偿效应却少得多。 

  “全世界各地都倾向于建议通过运动和节食以减少500-600卡路里的热量,来达到减肥的效果。然而他们没有考虑到维持人体基本功能所燃烧的卡路里的减少,这是身体为了补偿运动所消耗的卡路里而造成的。”Halsey表示。 

  Speakman表示,利用双标水数据库的数据进行分析表明,每个人对总能量支出的分配方式都不一样。胖的人可能更容易储存脂肪,这让减肥变得更困难。 

  该成果表明,随着我们对个体人群和补偿机制理解的不断加深,可以进一步帮助在针对减肥的公共卫生策略进行修订。并对不同人群之间能量补偿机制的实质性差异进行更多的研究。该研究为未来针对减肥的个性化运动计划的制定提供了重要参考。 

  论文链接 

   

不同BMI群体的补偿效应